搜救遣返大陸之落海偷渡客                教官吳子房

 

海軍58敦睦遠航訓練支隊於民國585月駛紐西蘭威靈頓港途中,同學們與海軍戰術教官吳子房少校(圖中央)(海軍官校48年班留美教官,海軍中將退伍)合影,背景為海浪濤濤巨浪如排山倒海而來。離開台灣,歷經一個多月航行,同學們已練得一身膽量,無懼狂風巨浪,有閒情逸緻欣賞大海之美,身著胸前標示中國海軍的防寒夾克,我們以中華民國新海軍為榮!

 

一、教官給我們的信

 

在春董事長賢弟:

 

愚兄預定明晚赴美,九月底返台,貴年班盛大空前之班慶諒無緣參與矣愚兄很感榮幸及驕傲地曾擔任過貴年班海軍基本戰術的啟蒙教官,隨後又督導你們在創紀錄的狂濤怒海的敦睦遠航中編隊戰術操演. 余與貴年班同學之情誼非同尋常,亦師亦友情同手足,憶余四十年海軍生涯中,五十八年班幾乎1/3的同學曾與我一起渡過同甘共苦,生死與共的歲月,此份刻骨銘心的憶往,時時刻刻都繚繞著我的腦海,每逢瀏覽你們的網站,分享每位賢弟的喜,,,樂我都會情不自禁地與你們溶合在一起.可謂是五味雜陳,點滴在心頭也!

 

前數週邂逅黃愛群,彼建議我為貴年班紀念冊添一小點花絮,余自吋拙筆缺創意,而又離台在即,匆促間與恆泰弟商議,彼願意接受我的建議,將余登載在48年班紀念冊的稿件俟機候選備作貴班補壁之需.臨行匆匆,詞不盡意,請代向貴年班全體同學及寶眷致意問候.

吳教官子房敬賀

98.6.23.于高雄      

二、吳子房教官憶往小檔案

 

緣起:

 

20073月下旬,本年班同學(48)於台中東勢林場聚會賦歸後,南部班代表王尚錚兄即吩咐我抽空為吾班入校五十週年慶同學錄寫幾則描述我個人在海軍生涯的軌跡及得意經歷.在才華出眾,儀表非凡,家世顯赫的諸多同學中,子房自忖資質平庸,貌不驚人,出身清寒,又拙於言辭及不擅長表達,海校四年只知埋頭苦讀,循規蹈矩,極少參于同學們的群體活動,由于在校表現平平,故與領導能力出類拔萃的同學們相比,我鮮為海官人所知.故畢業後尉階之任官派職,我一直尾隨同學殿後.俟完成美海軍反潛作戰及戰爭學院的深造教育後,發展始較為順逐,究其因,我認為應屬客觀的因緣際會,以及我個人契而不捨的堅持與不斷的努力始得以致之,當然,僥倖也佔了些比例.因此我的海軍生涯及經歷.雖無突出之表現 但部份事蹟卻也曾數度披露在熱門的新聞上,但也因鋒芒太露而幾乎提前毀了我的海軍前程,如今退休後仍享有豐衣足食的生活,過著優哉遊哉的日子,一介庸才如我者,吾知足,惜福,感恩矣!!泛泛之輩有何斗膽敢拂逆班代表的指示呼!?故余只得懷著靦腆的心態,回憶幾則我海軍生涯中因一時的魯莽與浮躁所做出的糗事,期能博諸同學一燦.也許能為年班的紀念冊添加一絲絲的笑料,同學們若不嫌棄,余就娓娓道來耶!

 

三、塵封多年的糗事之一:                                                                                    

時間: 民國七十九年八月十三日2208

地點: 基隆富貴角外海

任務: 搜救遣返大陸之落海偷渡客

經過: 摘錄「台灣新生報」民國七十九年八月十五日-熱門新聞報導

 

[海軍巡防砲艦文山號[PF834]係在十三日下午接獲護送五十名由羅東靖廬遣返的大陸偷渡客命令,艦長雷稻樟指揮該艦及二艘警戒艇,編號[五五O][五五O],前後夾護.當夜經過東北部三紹角海域後,二艘警戒艇即依規定返航,[834]軍艦單獨繼續執行護航任務.

 

晚上七時四十分左右,搭載大陸偷渡客的漁船[閩平漁五二O二號]數度欲逃離控制,藉夜幕低垂逐步航向島岸淺水區,十時零八分左右,艦長雷稻樟說[閩平漁五二O二號]突然轉向,並欲繞過軍艦船首往海岸方向駛去,雷艦長立即停俥並以左滿舵閃避漁船,不料依然無法阻止擦撞悲劇.

 

閩平漁受創後斷為兩截,船尾部沈入海中,艦長雷稻樟立即下令丟放救生圈及下降救生筏進行緊急救援,同時電傳海軍三軍區作戰中心請求支援.

 

司令吳子房將軍立即電召在彭佳嶼海域執行警戒巡弋及緝私的五艘艦艇就近急駛海難區,隨後海軍總部奉總司令葉昌桐指示立即成立搜救指揮中心,同時命令海軍第三軍區司令吳子房將軍擔任現場指揮官,率領在港可用兵力緊急出港展開搜救行動.先後共計救起二十九名船員.迄目前發稿時間仍有[PCE870],[PF837],[PCL6],兩艘PPC及四艘軍租漁船繼續留在現場綿密搜索失蹤之落海人員......]

 

有關上述之報導,事實上輿現況有些出入,當夜軍區作戰中心截獲文山艦的電訊後,總部命令尚未下達前我即依權責電令在航兵力全速駛海難區展開搜救行動,同時報告海總作戰中心並建議指派資深將領出海接替雷稻樟之現場指揮,按作戰規定遣送作業由警總負責,護航兵力由巡防艦隊派遣,任務期間則由軍區作戰管制,唯海難搜救則須經由總部指令編組特遣支隊執行.

 

當夜總部作戰署長黎克恕將軍告知,謂文山艦所屬艦隊長出海意願不高,徵詢我願否出一趟任務?我毫不猶疑地告知軍人無選擇任務的權利,ㄧ切聽從總司令的裁示,誠如新聞所報導,摸黑中我帶了潛水救難人員及外科醫官火速的跳上港防艇,全馬力衝出防波堤後,又在波濤洶湧,夜黑風高的外海攀上旗艦PF834,展開七十二小時不眠不休的海難搜救.也從此刻起使我成為在野與執政兩黨對遣返政策岐見相互衝殺的箭靶,搜救告ㄧ段落後,我形單影隻,孤軍奮戰的歷經監察與立法兩院接二連三如同審訊般的震撼答詢,一次又一次面對尖銳難纏的記者會,我身心備受煎熬,感觸良多.當初基於展示我勇於負責的態度,以及維護海軍榮譽而主動挺身出航的豪情,其後果竟然是蒙受政客無理的指責與羞辱,以及無意間招致艦隊長官的誤解,頓感前途一片茫然,唯一稍覺寬慰者乃系媒體的報導褒多於貶,尤其刻意表彰我坦蕩開明,不亢不卑的軍人本色以及力保部屬所流露的袍澤情懷.更令我感激的應是國防部長陳履安及總司令葉上將對我處理經過的肯定,不僅護我安渡難關,軍區司令任期到後,又調派我任兩棲作戰指揮職,隔年晉升中將.

 

以上節錄之片斷報章,已屬塵封多年的舊檔案,經過的細節已無贅述價值,僅摘錄報章標題數則以示歷史見証:

 

參考資料一; 民眾日報民國七十九年八月十六日<熱門新聞>

沉船事件真相待查軍方說詞監委質疑:王玉珍咄咄逼人,單刀直入.吳子房理直氣壯,招招反擊.答詢過程ㄧ度緊繃。

參考資料二; 中國晨報民國七十九年八月十六日<熱門新聞>

海總說明翻船事件經過監察委員一問ㄧ答立場迥異王玉珍:”我對救難過程不滿意”.吳司令:”我對處理模式問心無愧

參考資料三; 聯合晚報民國七十九年八月十七日<熱門新聞>

海軍第三軍區司令吳子房應邀出席外交軍事記者會,面對輿論公開坦然,感慨海軍忍辱負重,強調救難調兵遣將完美無缺吳子房自豪沒有一絲延誤

參考資料四; 聯合晚報民國七十九年八月十七日<熱門新聞>

吳司令:”假如我是艦隊司令,拼了身家性命也保雷艦長”─海軍袍澤之情流露無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