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勤補給

   

補給與我         張連璧 98 5 19

                       

沒想到一幌眼,畢業已四十年了,就因為時間太長,講起感言,感觸真是太多,反而欲語無言,真不知從何說起。

 

從一個人背起簡單的行囊,前往官校報到算起,到退伍還鄉,儘然有廿六年之久,也是一個男人一生中,最精華的時段,奉獻給了海軍、給了國家。官校育我之恩,永誌不忘。官校教育的成功是把每一個人培養成「君子」,缺失之處,沒把「防小人」的招數盡數傳授,致三軍官校畢業生,下了部隊或來到社會,吃虧上當,可說是前仆後繼。

 

在海軍航海學校接受初級軍官班訓練時,做了一個決定―轉補給。其實我不暈船,又熱愛航海,當時只是想另闢蹊徑,尋求發展,響應國父指示的:立志做大事,不做大官。從此在後勤補給圈裡,一混廿多年,既然做了決定,也從沒後悔過,心平氣和的,認真努力工作著。記過、記功都有,算起來還是功高於過。尤其在海二廠擔任上校供應處長任內,兩年之內得了七次的全軍補給業務督導第一名,不枉所學與所長,頗感安心又得意。對國軍來講,個人的貢獻,最值一書的是對「吃飯」問題的改善。

 

民國七十五年時,以海軍代表身份出席國防部「軍米加工作業」業務檢討會議,會中本人提出,應開放各部隊、各單位,自行選用90米或85米限制,此一建議,終於獲得各級長官的認同與支持,修改已強制推行了卅多年的「國防部通甲字第003號令」,受惠的是三軍官兵,以迄至今,從此軍中的「飯」,好吃多了,再無怨言。

 

一個年班,連出兩位「海軍總司令」,打破了中華民國海軍史與傳統,這是我們海軍官校五十八年班,大家共同的無上光榮

總司令海軍二級上將林鎮夷,民國九十八年二月五日接任國防部參謀總長,同時晉升海軍一級上將。

總司令海軍二級上將王立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