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塵的海軍往事                              海瀛

    

民國89-92年本年班同學溫在春擔任海軍總司令部人事署少將署長,於總司令苗永慶上將任內,奉令組成「海軍白色恐怖案」調查小組,組長由副總司令常志驊中將擔任,納編軍法、政戰與人事部門編成。

 

這是50年前封塵的案件,軍法老檔案早在一場大火浩劫中損毀;政戰檔案因年代久遠,也無從查起。面對這樣一個無頭緒案件,人事署署長親自參與,由副署長張平海少將(海軍官校65年班)、資料組組常裕上校(海軍官校63年班)及承參盧龍昌少校組成專案小組,基於經驗法則,兵籍資料為官兵一生軍旅生涯的正式紀錄,不分將軍與士兵,從入伍至退伍,人事資料管理員都會依公文書忠實紀錄。

 

人事署專案小組因此由檔存民國36-41年老歷(個人兵籍資料)著手,終於獲得重大突破。我們找到1千多份老歷上載有海軍先鋒營、海軍鳳山招待所與陸戰隊管訓隊記錄及軍法判刑記載,經拜訪前參謀總長劉和謙上將、前聯勤副總司令鄭本基中將、當年海軍鳳山招待所所長劉侑、陸戰隊管訓隊副隊長周漢傑將軍及比對檔存資料,海軍白色恐怖案終於真相大白,全案牽累超過四百人,有案者達千餘人。由本人到立法院專案報告及向戒嚴時期不當審判賠賞委員會案情說明。

 

附註一:「大紀元1112日訊」                          民國九十一年

 

包括前參謀總長劉和謙、前聯勤副總司令鄭本基、中船董事長羅錡等人均牽涉其中並成為階下囚的四十年代海軍「白色恐怖事件」,引發各界關注,海軍總部人事署長溫在春今天在立法院承認確有此事,經過專案小組調查後,全案牽累超過四百人,不過因為相關檔案已銷毀,導致平反困難。據中央社1112日報導,溫在春今天是在立法院一場公聽會中,作了以上表示。他也指出,由於適法性問題,因此雖然查證確定海軍鳳山招待所、軍法單位看守所、反共先鋒營等地,均出現未經審判即行長期監禁、拘留的冤獄,但在賠償上確有爭議,因此希望能由人證證據、從寬認定的方式,儘速協助蒙冤官兵取回公道。

曾任海軍總司令的親民黨籍立委顧崇廉(不分區) 則表示,目前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條例,無法協助海軍蒙冤官兵平反並獲補償,因此親民黨 團將在本會期全力推動修法,並考量全案採證時能比照 賠償二二八冤獄模式,納入證人證詞,以助平反;他也 呼籲,海軍應該主動正式道歉,恢復蒙冤官兵名譽。

根據相關文獻記載,所謂「海軍白色恐怖案」,起源是在民國三十八年五月間,海軍內部開始的大規模整肅,當時擔任海軍官校校長魏濟民的閩系軍官以及海軍官校學生紛紛遭到整肅,劉和謙等人就是第一批被非法逮捕、拘禁,後送台灣的官兵。政府播遷來台後,後續被逮捕、拘禁官兵,紛紛依不同情節被送往海軍鳳山招待所、反共先鋒營、管訓隊 等地監禁,接受思想教育或審訊,也有軍官在未經審訊情況下遭到殺害。溫在春指出,軍方目前傾向將全案由民國三十八年吳淞口部分官兵遭到冤獄開始追溯。

溫在春表示,雖然全案檔案已經不可考,但海軍總部成立專案小組後,陸續訪查到當時的管訓隊副隊長周漢傑、鳳山招待所所長劉侑等兩名關鍵證人,證明當時確有冤獄發生,甚至在馬公地區,根據訪談結果,還有被管訓官兵直接被裝袋拋海的悲劇發生,目前則全案已有八十七件、三百九十四人要求平反,預料將超過四百人在全案中遭到牽連。

據指出,鳳山招待所應該就是陸戰隊在鳳山明德班的現址,初成立時為臨時編組,後來才劃歸海總政戰部管轄,對外均稱招待所;出席今天公聽會的鄭本基說,雖然檔案全遭銷毀,但受難官兵的兵籍資料上,應該還是有少部分在附冊部分紀錄顯示過鳳山招待所等名稱,加上前後期官兵的證詞,對於全案應該可以從寬認定,希望儘速完成對蒙冤官兵的補償與恢復名譽。民進黨籍立委李文忠(台北縣)表示,受到不當審判就應該平反、補償,因此他願意主動遊說泛綠陣營支持修法案,讓所有的冤案都能獲得補償。親民黨黨團幹事長劉文雄也表示,除了全力支持修法外,也希望政府主動提案,協助蒙冤海軍官兵平反。

附註二:海軍「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概要

民國九十二年二月二十日整理

前言:

 

政府為了平反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特制訂「補償條例」以撫平歷史的傷痛,海軍總部自八十七年十二月起辦理相關案件查證作業,特成立專案小組辦理有關事宜,由於案件發生距今已逾五十餘年,多數資料已逾保存年限,又時值政局動盪、戰亂期間,各項常規並未建立,相關案情亦未全部建檔存管,查證工作極為困難,為突破困境,海軍總部依案情需要復於九十一年三月重新編組案管、編裝、軍法、政戰、人事、主計及情報部門協查,積極訪查現仍健在的管理幹部、受難先進(當事人)暨先進舊屬袍澤,查閱檔存兵籍資料與老歷、相關文獻(臺灣省文獻委員會編印之「臺灣地區戒嚴時期五○年代政治案件史料彙編(五)」、「海軍建軍史(上、下冊)」、「艦隊發展史(一、二)」及「中華民國海軍通史」)及軍法判決資料,期能還原海軍這段傷痛歷史,面對政府制訂「補償條例」,祈望基金會能以積極超然的態度,從寬處理本案,以符「公平正義」原則。

貳、查證過程及辦理情形

 

海軍總部依補償基金會、各司法機關(法院)、行政機關(國防部、後備司令部)申請之個案,會同軍法及保防部門積極調閱檔存資料,並派員赴國家檔案局蒐尋相關資料、手稿等,複經比對關係人資料及民國四十年前後海軍檔存至今之兵籍(老歷)資料一萬五千餘份,查與案情相關計有一一九六員,已辦理者計一一○件,三七七員,經分類歸納如后:

 

一、「反共先鋒訓練營」,分為一、二、三期,計二三三員。

(一)第一期(自三十八年十一月十六日至四十年四月一日),五十二員。

(二)第二期(自三十九年九月二十日至四十年十二月一日),四十八員。

(三)第三期(自三十九年十一月十日至四十一年八月),三十二員。

(四)未登載期別(自三十八年一月一日至四十一年十月一日),一○一員。

 

一、各集(管)訓隊(自三十八年五月一日至四十年十二月一日),九十員。

 

三、鳳山招待所,兵資登載一員。

 

依據海軍總部列管「吳金良」、「李萱」、「張鳴華」、「章祖丁、沈志鵬」等叛亂案檔存資料登載,渠等因涉叛亂、匪諜嫌疑遭判決執行前,均曾受拘禁於該所(隊),足以證明「鳳山招待所」當時存在及性質。

 

參、事件肇生原因與影響

 

民國三十七年五月「重慶」艦(輕巡洋艦)及「靈甫」艦(護航驅逐艦)自英返國,其中「重慶」艦部分官兵受中共地下黨員煽動,於三十八年二月二十五日叛逃投共,隨當時國共戰事失利,自此引發艦艇陸續叛逃(約六十餘艘艦艇)及「靈甫」號護航驅逐艦為英國索回。

 

民國三十八年五月「永興艦」航海官陳萬邦(海軍官校航海班十二期畢業),夥同部分官兵,挾持艦艇叛變,加以「重慶艦」艦長鄧兆祥上校曾任馬尾海校訓育主任,海軍官校三六、三七、三八年班及部分三十九及四十年班軍官均為鄧的學生,為肅清匪諜,海軍總部(海軍總司令桂永清中將)電令各單位詳查航海班十一、二期(三十六、七年班)、輪機班第六期(三十七年班)之軍官,並指派情報人員至各艦艇(單位)誘捕,凡有懷疑即以涉嫌匪諜或叛亂罪名扣押,就近交由陸戰隊所屬各師、旅、團所成立之「集(管)訓隊」加以看管、羈押、審訊,限制其人身自由,後續隨戰事發展,自上海「吳淞口」、「復興島」、「青島」、「廈門」經「舟山」(定海)、再轉押於左營、馬公(孔廟、測天島海軍油庫)、南投東湖、萬丹等地。

 

民國三十八年因剿共戰事失利,時局動盪不安,共軍渡海攻台謠言紛傳,為肅清匪諜,海軍於民國三十八年七月成立「鳳山招待所」(依海軍編裝、沿革史略無相關單位名稱,僅見於個人兵籍資料及相關叛亂案檔存資料內,屬任務編組性質),位於鳳山工協新村旁,進所人犯均稱「來賓」,以掩人耳目,該所係拘禁涉嫌叛亂或匪諜限制人身自由之場所。

 

民國三十九年初,海軍為「訓練歸俘及思想不純正之人員」,於彰化縣員林鎮成立「反共先鋒訓練營」,該營營主任由阮成章少將兼任,為對涉嫌叛亂或匪諜罪嫌限制人身自由之場所,自民國三十八年至四十一年止,計收訓三期,二三三員,各期又分不同梯次。其時由情報處下轄的「台灣工作隊」(位於高雄市左營大路三樓,現左營三商百貨旁)偵騎四出,凡有牢騷言論、思念故鄉、匪區通信、不滿時局及同事、同學、同鄉、親朋故舊投匪等情形,均加以逮捕審訊,有嫌疑者均以「涉嫌叛亂或匪諜疑犯」,送前述單位,限制其人身自由或拘禁、行思想改造(洗腦)。各集(管)訓隊收容之叛亂或匪諜嫌疑犯,甚有雖經軍法審訊無罪、開釋,仍送該處繼續限制人身自由。

 

非法禁錮人員後續開釋後,雖返海軍任職,惟其受拘禁期間兵籍資料均已遭

「註記」(如附冊、部屬員、附員),或於手臂鈐刻有「誓死反(滅)共」之刺青註記,因此大多數人員爾後之出國受訓、經管派職深受影響,無法循正常人事管道歷練派職,或因而斷送軍旅前途,僅少數如前參謀總長海軍一級上將劉和謙(於上海吳淞口艦艇上被扣押,就近交由陸戰隊所屬各師、旅、團所成立之「集(管)訓隊」加以看管,再轉押於左營陸戰隊集(管)訓隊)、前聯勤副總司令鄭本基中將、再如前海軍副總司令羅錡中將、前國防部常務次長區小驥中將秦慶華(中將退伍)、秦和之(少將退伍)、朱成祥(少將退伍)等人於當時雖曾涉嫌匪諜案,且均曾遭不當限制人身自由或羈押,釋放後仍以報國為念戮力從公,投入建軍備戰而晉升為海軍優秀將領,足可證明該時期部分先進前輩受到影響,致入獄、集(管)訓,實為莫須有之指控。

 

肆、結語

 

證諸近代中國海軍發展的過程,籌設海軍原是為重建海權抵禦列強侵略,清末民初中國的軍閥割據而四分五裂,造成海軍分途發展而有派系之勢,八年抗戰元氣待復,再因剿共戰事失利政府播遷臺灣,為期安定政局與軍心,主政者乃對言行稍有懷疑之袍澤即以「涉嫌叛亂或匪諜」之名從嚴整肅,更因部分人員因派系之見執行偏差,致發生不當拘禁審訊之情事,誠屬遺憾!本案經參照史略、檔存資料、證人訪談採證及判決資料等查證,受難先進同志至少一一九六員,共分下列三個階段:

一、艦艇及陸戰隊拘禁。

二、鳳山招待所拘禁。

三、反共先鋒訓練營施訓。

 

綜合歸結性質如后:

 

一、「反共先鋒訓練營」、「各集(管)訓隊」及「鳳山招待所」均屬偵訊涉嫌叛亂匪嫌人員,並受拘禁限制人身自由之場所。

 

二、「反共先鋒訓練營」及「鳳山招待所」在押人員均查無支領薪餉紀錄,「各集(管)訓隊」管訓人員僅支部分薪餉。

 

三、民國三十八年初至四十四年底前述受押(訓)人員,部分資料登載於兵籍表「軍事教育」或「經歷」欄,部分則於經歷欄註記「附冊」、「部屬軍官」、「部屬員」或「附員」等,惟不論登記在那一欄位,仍係受拘禁限制人身自由期間。

為了撫慰受難先進心靈創傷及平撫歷史傷痛,建議比照「二二八事件處理及補償條例」(第九條│「得檢附具體資料或相關證人,…,據以認定為受難人」)及「國軍八二三戰役參戰官兵核認作業規定」(三、「由當事人立切結書及檢具其服役時單位長官或在營同事之簽署保證,並經法院認證簽署人身分,予以核認」)辦理模式與作法處理本案。

 

針對「人證舉證」,建議作法為:「具體資料不全或無具體佐證資料可稽者,由申請人立切結書及檢具同案之管理幹部或受難同單位二人(含)以上之簽署保證,並經法院認證簽署人身分,予以核認」。

 

備考:

 

ㄧ、證人採證計訪談管理幹部:前海軍陸戰隊吳淞口及左營集訓隊副隊長耆老周漢傑將軍、前鳳山招待所所長耆老劉侑先生、前鳳山招待所警衛部隊排長耆老周文里先生。舊屬袍澤耆老徐俊才、朱銘水先生。受難當事人耆老易鶚將軍、朱成祥將軍、陳靖一先生。訪談前參謀總長海軍一級上將劉和謙、前聯勤副總司令鄭本基中將、前海軍中將劉定邦將軍。

 

二、查閱文獻資料計臺灣省文獻委員會編印之「臺灣地區戒嚴時期五○年代政治案件史料彙編(五)」、「海軍建軍史(上、下冊)」、「艦隊發展史(一、二)」及「中華民國海軍通史」。

 

三、查閱判決資料計「李萱」、「張鳴華」、「章祖丁、沈志鵬」等叛亂案

 

四、桂永清(1900年1月17日1954年8月12日),字率真,江西貴谿人。陸軍一級上將。畢業於黃埔軍官學校1期,畢業後任連長,復遷革命軍第1軍特務營長,1926年秋,北伐入閩,升團長。1927年晋升上校,旋授少將,遷警衛師第31旅旅長。1930年留學德國,四年後歸國,任中央陸軍官校教導總隊長,繼調安慶警備副司令。1935年授中將,遷78師師長,尋復任軍校教導總隊長,兼首都警備副司令。1938年46師師長,繼升27軍軍長,1940年任駐德武官。1944年任駐英武官。1946年任海軍中將副總司令,並兼代總司令,1948年真除總司令。1951年6月,晉升陸軍二級上將。後轉任總統府參軍長。1954年7月1日,出任參謀總長,45日後於任內病逝於臺北,享年53,被追贈為陸軍一級上將。

 

五、2006.02.14 中國時報


四十年代海軍白色恐怖事件 千餘人冤案 14件已獲賠   黃錦嵐/台北報導

 

四十年代,海軍爆發白色恐怖事件,包括後來擔任參謀總長的劉和謙、海軍

副總司令羅錡、國防部常務次長區小驥、海軍官校校長鄭本基等將領在內共一一九六人,當時盡成階下囚,受到拘禁「思想改造」整肅,海軍總部也確認此事件是冤案。但聲請冤獄賠償結果,司法院冤獄賠償覆議委員會日前陸續決定,羅錡、區小驥、秦和之、朱成群等高階將領,均不獲賠償定讞。不過,九十二年迄九十四年間,仍有秦慶華等十四件「例外個案」,經高雄地院、台北地院核准冤獄賠償,因最高檢察署承辦檢察官未聲請覆議,而獲准賠償確定。形成「同一冤案,兩歧司法處遇」現象。


受難軍官 被刺「誓死反共」

 

本件海軍白色恐怖事件,源於卅八年二月廿五日的「重慶艦」叛逃投共,之

後,海軍陸續發生「永興艦」等六十餘艘艦艇叛逃事件。當時海軍總司令桂永清,本是陸軍中將「空降」海軍,因「重慶艦」艦長鄧兆祥曾任馬尾海校訓育主任,海官卅六、卅七、卅八班,及部份卅九、四十年班的軍官,都是他的學生,認定閩系軍官忠誠有問題,即下令徹查,並指派情報人員至各艦艇誘捕,分別就近拘禁在艦艇或陸戰隊集訓。卅八年七月,海軍在鳳山工協新村旁邊,成立「鳳山招待所」,進所人犯都稱「來賓」,以掩人耳目。卅九年初,海軍又在彰化縣員林鎮成立「反共先鋒訓練營」,由阮成章少將(後來曾任調查局長)指揮「台灣工作隊」,負責偵緝、訓練「思想不純正」人員。據海軍總部的統計,先後在「各海軍陸戰隊集訓隊」、「鳳山招待所」及「反共先鋒訓練營」受難軍官至少有一千一百九十六人;受拘禁期間,他們的兵籍均遭註記,或在手臂上刺青「誓死反(滅)共」。


少數人晉升 多數斷送前途

   
這些受難軍官獲開釋後,僅有極少數日後還獲得晉昇,例如,劉和謙還擔任過參謀總長;鄭本基升任聯勤副總司令及海軍官校校長;羅錡升海軍官校校長、海軍副總司令;秦慶華升任海軍中將;朱成祥升海軍少將;區小驥升任國防部常務次長,其他軍官或偶有調升,但軍旅前途已斷送,多黯然退役。不過,案經蒙難軍官或其後人聲請冤獄賠償的結果,在為數近百案例中卻出現准否兩歧結果。
羅錡、區小驥、秦和之、朱成群、易鶚等高階將領的聲請冤獄賠償案,去年底陸續被司法院冤獄賠償覆議委員會決定「不准賠償」定讞。

 

六、摘自慶祝五十週年校慶,總司令劉和謙上將在校園親植榕樹銘詞。

 

    民國三十八年,國運逆轉,大陸淪陷。海軍官校輾轉遷台,迄今近五十年。

 

遷台之前後,因歷史性錯誤之後遺影響,海官校生曾受冤獄橫禍,無故被構陷迫

 

害犧牲者頗眾,海軍幼苗被踐踏,海軍英才被埋沒,是為校史中最可悲之一頁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