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艦與訓練

 

一、赴美接龍江、德陽、瀋陽軍

 

1.龍江軍艦

   海軍赴美接大漢軍艦人員甘克強中校等五十五員,及龍江軍艦人員洪振洛少校34員,合計89員,於民國67823日返國。

 

江與綏江二艦是海軍民國66年的「先鋒計劃」向美國Tacoma Boat Building Co.訂造的 "PSMM-Mk5"級快速飛彈巡邏艦. 其中"'"艦是由美國原廠製造, 民國6773日在Tacoma廠完工成軍,原編號 "582"後改"601";於當年824日駛返左營港加入艦隊,首任艦長為本年班洪振洛少校如下圖所示

 

 

綏江艦則是由美國原廠提供藍圖與材料,由中船公司建造於1981年十二月卅一日完工成軍,編號"PGC-602"兩艦於1983年加入原以"海鷗" 飛彈快艇為主的"海蛟大隊".,後又於1997年調出改隸131艦隊212戰隊。

 

 

   2. 民國66年雷光墅同學與楊原盛、尹宏基、劉德富兄等同赴美接德陽、瀋陽二艦,同學們皆位居部門主管要職,大家群策群力、相互支援,使得接艦任務順利圓滿成功。

 

二、赴美接KNOX

 

    諾克斯(Knox)級巡防艦:諾克斯級是美國海軍在1960年代大量建造的巡防艦,主要的功能是反艦作戰,雖然這型巡防艦已經全部自美國海軍汰除,但有不少供友邦使用,我國海軍目前就有8艘,稱為濟陽級巡防艦,構成我國二代艦艇的一部分。諾克斯級巡防艦的滿載排水量為4,260噸,雖然是美國海軍汰除的巡防艦,但目前卻是我國海軍的反潛主力艦艇之一,它配備有艦首下方圓罩的主動式聲納、被動式拖曳陣列聲納和中程變深聲納,最大偵潛範圍可高達200浬,同時還配備有一架反潛直升機共同作業,反潛作戰能力極佳。

 

    濟陽","鳳陽","汾陽"三艦是於民國82年八月六日在加州長堤接收,於當年十月六日在左營成軍. "蘭陽","海陽","淮陽"三艦則是於民國83年六月卅日在加州長堤接收,於民國84年八月四日在蘇澳基地成軍,三艦首任艦長分別為鐘緬先,陳信慶,許保仁上校接艦支隊戰隊長為本年班同學王立申上校,為使接艦訓練工作順利,派有口譯官協助訓練工作推動。

  

級艦為美國於19651967年間建造以反潛任務為主的"Knox"級巡防艦,共建造有46;我國使用的兩批六艘皆是以租借方式取得,但其中有兩艘已於1997年五月初出售予我國,其他各艘也將在美國法定除役年限到達後陸續出售予我國海軍.

 

三、赴德接獵雷艦

 

本案赴德接艦主要成員之一為本年班同學王崇林上校,主要負責監造任務。

 

 

永豐等四艦是向德國Abeking & Rasmussen公司所採購的"MWW50"型獵雷艦, 每艘造價約近一億馬克. "永豐""永嘉"1990年四月廿六日下水, 十月十一日交艦; "永定""永順"1990年十月廿二日下水, 1991年三月廿二日交艦. 四艦同時於1991年七月十二日在左營成軍, 艦長為中校編階, 首任艦長"永豐"為虞若宏, "永嘉"為袁恆志, "永定"為王宗海, "永順"為崔家駿。

 

    四艘本級艦與另四艘美製"永陽"MSO遠洋掃雷艦合組236戰隊, 隸屬於192艦隊(水雷艦隊)轄下.本級艦在採購時由於國際環境的特殊,是由中國石油公司以「多功能近岸船」的名義訂造的,所以四艦成軍後艦上都沒有武裝,塗裝也都是白底紅色條塊還漆著"CPC OFFSHORE"的字樣,完全是民用船隻的打扮;連艦上官兵都不能穿海軍制服.這種情況直到1995年合約保密期限過後,才重新改以軍艦的灰色。

四、赴荷接潛艦與插曲

本案赴荷接艦主要成員之一為本年班同學王立申上校,主要負責監造任務"海龍""海虎"兩艦為海軍於1980 年執行「劍龍專案」計劃向荷蘭的Wilton Fijenoord廠訂造的改良旗魚級(Zwaardvis)潛水艇. 本案最早是由於WF廠面臨倒閉邊緣急需業務收入,所以透過軍火商向台灣兜售潛艇,很戲劇化地達成了這筆金額龐大的交易. (除了購艦款,台灣還承諾進口大批荷蘭商品,包含海關向WF廠訂造兩艘緝私艦"福星" "謀星") 本案在當年十二月經荷蘭國會通過確認此筆交易,馬上遭到中共強烈的反彈;1981年因荷方堅持原案使得中共降低與荷外交關係為代辦級, 九月三日雙方正式簽約.不過因中共持續的壓力使得後續四艘艦的建造合約最後仍被荷蘭政府否決.(當年本有機會一次訂足全部數量,但因高層覺得對荷蘭裝備不是很有信心,決定先買兩艘試試,結果大好機會稍縱即逝) "海龍"等兩艘潛艦歷經原造船廠周轉不靈面與失火的風波,總算順利交船.

"海龍"1982年十二月廿五日安放龍骨,1986年十月四日下水,1987年十月九日完工交艦,當年十二月十六日由荷蘭籍的"11"乾塢船運抵高雄,十二月廿八日在左營成軍;首任艦長為紀惟正上校(海軍官校57年班)。"海虎"則是於1986年十二月廿日下水,1988年四月九日完工交艦,當年六月卅日同樣由乾塢船運抵高雄,並於七月四日在左營成軍;首任艦長為丁劍清上校(海軍官校57年班)。兩艦接續"海獅","海豹"艦的編號而為"793""794",隸屬256戰隊。兩艘潛艇移交時裝備十分齊全,連艦上的餐盤咖啡杯都是荷蘭原裝進口,不過最重要的武器魚雷的供應卻似乎有問題。事實上"海龍""海虎"兩艦所使用的魚雷為德國製造的SUT重型魚雷,然而以台灣的處境怎麼可能買得到德國製的魚雷呢?這其中還有一段秘辛,原來這批魚雷竟是以印尼的名義向德國購買,再運來台灣的。

印尼雖然與中華民國無外交關係,但由於在50年代曾發生過共產黨政變而與中共斷交,所以與中華民國還是維持不錯的關係;其次印尼曾為荷蘭殖民地,而海龍潛艇正好也是由荷蘭建造,當購買魚雷有問題時造船廠很自然找上印尼協商擔任此一白手套的角色;再次印尼三軍的裝備大量採用德國貨,早已建立採購的管道。此次購買德製SUT重型魚雷包含實戰用雷與訓練用啞雷,單價每枚115萬美元,1984年五月開始交貨至1987年五月全部交清(以上資料部分摘自網路)。

中華民國藉由印尼的協助轉口獲得這批魚雷,其代價則是贈送印尼數十艘LCM登陸艇,這還是當年孫運璿院長訪問印尼主要的檯面下任務之一;而為了運交這些登陸艇與運回魚雷,海軍派遣包含DD-930資陽(艦長陸如龍上校,海軍官校58年班)及DDG-929邵陽(艦長鄭鉀上校,海軍官校58年班)兩艘驅逐艦,護航"LSD-191"中正船塢登陸艦(艦長呂正琴上校,海軍官校57年班),支隊長計天堯少將(海軍官校48年班)、支隊作戰官羅京芬上校(海軍官校58年班)、海灘總隊總隊長馬保玉上校(海軍官校58年班隨行督導小艇裝卸作業,開赴印尼執行這趟任務,圓滿達成。

漢遠支隊三艘任務艦,執行任務前合影,由左至右分別為DDG-929邵陽艦長鄭鉀上校;LSD-191中正船塢登陸艦艦長呂正琴上校;DD-930資陽艦長 陸如龍上校。

在印尼海軍歡迎漢遠支隊酒會中58年班同學鄭鉀、馬保玉、陸如龍、羅京芬上校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