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沙群島太平島運補與護航富陽首發探路         徐國楷

 

南沙群島(Spratly Islands)是南海四大群島中分佈最廣、位置最南的群島,共有二百三十多個島嶼、礁灘和沙洲,主要島嶼有太平島、南威島、中業島等。民國351124日,中華民國政府派出「中業號」、「永興號」、「太平號」、「中建號」等四艘軍艦,由指揮官林遵、姚汝鈺率領南下,並有內政及陸海空各部代表隨往視察,會同海軍在廣州出發,前往西沙、南沙進駐接收。1212日,接收南沙群島的「太平」、「中業」兩艦由林遵率領,抵達太平島。為了紀念「太平」艦接收該島,即以「太平」為該島命名。在島西南方的防波堤末端豎立起「太平島」石碑,並在島之東端,另立「南沙群島太平島」石碑。立碑完後,乃於碑旁舉行接收和升旗典禮。

  

    南沙太平島是南沙群島最大的島嶼,它位於南沙群島北部中央“鄭和群礁”的西北角,位居南海西側航道的東邊,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太平島全部由珊瑚礁組成,從外觀看來,太平島是東西狹長的島嶼,地勢低平,東西長約1360米,南北寬約350米,面積約0.443平方公里,差不多等於2座大型綜合運動場的規模。它距離台灣本島860海浬。

 

目前南沙群島包括中共、台灣、越南、馬來西亞、菲律賓、汶萊均宣稱有主權主張,其中中共占有永暑礁(在太平島西南方)7個;越南佔有南威島(永暑礁南方)等島礁29個;菲律賓占有8個。南海海域島嶼羅列,海洋資源相十分豐富,該海域目前有七個國家介入主權的爭取,國際社會對此爭端所抱持的一致態度為「攔置爭議、共同開發」,但目前已知在該海域興建機場的有西沙永興島(中共)、南威島(越南)、彈丸礁(馬來西亞)、中業島(菲律賓)及東沙機場。

 

從海軍62敦睦支隊回來不久,我服務的「富陽」接獲一項非常特殊的任務,就是護航南沙運補。這是陽字號跑南沙的頭一遭。

在此之前,南沙運補護航任務一向由老太字號擔任。她們續航力強,有足夠的火力對付南中國海週邊國家海軍的挑釁。但是,這批老太字號是老美為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護航任務應急而造。在我國海軍服役近三十年,船體老舊、設備更新困難,已不足以擔當大任,陸續在民國61年間除役。

而此時因為南沙海域傳出有大量石油蘊藏,及經濟海域的利益。週邊的國家如南越、菲律賓等國紛紛佔領南沙附近的一些小礁島,作為將來談判的籌碼。因此南沙運補與護航,面臨的變數較以往增加許多。

以陽字號護航南沙運補,最大的挑戰是油與水。汽機船比較耗油,艦上人員較多,日常用水需量也大。沿途沒有港口補給,那時也沒有補給艦,除了精打細算別無他途。

現在還記得的是,我們讓中字號先行出發。三天後我們離開左營,以單爐雙機經濟航速追趕。南下經過呂宋外海,轉向巴拉望,在雙子礁附近會合中字號,齊赴太平島。對「富陽」的艦長,南沙並不陌生。當年中國海軍在戰後第一次造訪南沙時,他是「太平」軍艦上的見習官。我還記得,他告訴我們,那些小島的命名過程。那座環礁,最大的就以軍艦的名字來命名,就是「太平島」。

 

次大的島以艦長的名字來命名,那時的艦長是李敦謙將軍,稱為「敦謙沙洲」。副長也分到一個,就是「鴻庥島」。

到了「太平島」,中字號下錨以LVT P-4穿梭運補,我們則在附近警戒。第二天起錨對附近海域實施威力搜索、展示軍威,只見幾個小島上都有一些國家的駐軍,營區都很簡陋,看到一艘南越海軍的護衛艦也在補給駐軍。

南沙群島雖然是我國的固有領土,但是海軍幹一輩子沒去過南沙的大有人在。艦長知道這趟任務來之不易,特別讓我們輪流上岸走走,商請陸戰隊駐軍派小艇接駁。上岸後先是沿著海灘走,看到一些防禦工事和PC除役後拆下的三吋砲,就像見到老朋友。還有一些大樹,遠超過想像中的椰子樹林。

沒多久就到了指揮部,參觀了海軍的電台和他們的寢室。正好那天殺豬加菜,有位弟兄用水桶提回一塊豬肉,怎麼看也分辨不出來是豬身上的那個部位。後來才搞清楚是橫切的一截豬腰身,他們解釋說台灣的豬仔在南沙沒法養成常見的大小,因為不長個所以都稱為「鐵豬」。

那裡有些水井,接雨水的蓄水池勉強提供淡水。有些水井則是過去為了增加供給量以抽水馬達強抽,以致海水在滲透到水井過程中,經過島上地層除去鹽分的能力被破壞,只能做為洗滌之用。這也許是「呷緊弄破碗」的另一個案例。

近中午時分,我們知道當地補給不易,沒有留下用餐。改採橫越方式穿過太平島的腰部,大約長度還不及一個籃球場,兩三步就到達海邊。

這次航程,是我自58敦睦之後遇到最嚴格的淡水管制。雖然在南沙的泊地,中字號加了一些水給我們,仍然只能三天才開放30分鐘的淡水。多次經過官廳時,都看到艦長和輪機長在計算耗油、耗水和存量,真擔心能不能撐回左營。

有些小說常描述海風輕撫是多麼的羅曼蒂克,見鬼、才怪。在駕駛台值錨泊更,不消兩小時就開始手臂發黏,然後慢慢擴及全身,實在不舒服。好在那時富陽已有空調,稍微擦一下,窩在官廳裡才好過一點。

如果您問到在南沙有沒有吃過海龜肉,坦白說「有」。那時對生態保育、環境保護沒有現在這麼重視。駐軍弟兄提供一些讓我們嚐嚐,就當它是南沙的特產。至於什麼味道?現在已經記不得了,應該不像山珍海味,否則一定忘不掉。在那裡好吃的還是每天現釣的魚,大多是不到一尺的石斑。通常在宵夜時會有一鍋薑絲魚湯,只放少許鹽,充分讓舌尖感覺到湯的鮮美和魚肉的微甘。

三、四天後,中字號卸完補給、裝好鳥糞,我們就一起循來時路打道回府。過了巴拉望在呂宋附近解散編隊,富陽直放左營。看到柴山,接近桃子源,我們到家啦!靠好碼頭,艦長驅車赴艦隊部覆命,我們就在碼頭沾沾地氣,回到家的感覺真好。

我在海軍服役十年,海勤年資不及一半,值得一提的事實在不多。南支、北支、攻支都跑過,護航外島運補,除了太平島外,其他的外島從未上岸。謝謝會長讓我有機會打開近塵封的記憶,除了和大家分享外,也許還可以向子孫吹噓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