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旅生涯與我    曾震威

我是於民國四十三年隨家父從香港遷台,父親在大陸淪陷前為廣東省惠陽縣地方法院院長,輾轉來台後得以恢復司法官職務,先在台中地方法院任職,一年後調台北地方法院,公家宿舍位木柵,也就是現在的司法新村。我要強調讀木柵國小共三年光景,與我同眷村同班的同學名韓世平,他有個哥哥叫韓叔平,難得在寒暑假才會看到他的身影,且一定穿著海軍制服出現在我們小朋友前面,真是帥到不行!問同學才知道他老哥讀海軍官校。

 

 

在我內心深處種下了長大後要當海軍的願望。
畢業後的軍官生涯:  

一、民國59年第一次派職為海軍新訓中心第一營第四連少尉排長。與同學丁邦維少尉合影。

   

二、民國60年初,派大青艦輪機官接章增華同學,航行時要上駕駛台值OOD,靠碼頭時要站梯口值更官並輪理事官。我保存的一張照片,送給中國軍艦博物舘(虛擬)展出。

ATA-546 大青",她的外型與其它ATA不同,因為她沒有船艏樓.(會友曾震威艦長提供)

註:"大青"艦由美國Marine廠建造,1943年一月九日下水,原為美國陸軍拖船"LT-355";船身長123, 30,吃水 15,滿載排水量601,輕載排水量550;燃油往覆式蒸汽主機1,200匹馬力,最高速率12,巡航速度10; 乘員軍官10,士官兵45. 本艦亦為招商局向美軍購入做為商用拖輪之"-314";1950年一月一日在高雄為海軍接收,命名"大青"編號"346",但因機件不良到 1953年方才真正服役,此後亦狀況不佳不時停役. 本艦裝備兩門20公釐機砲,兩挺12.7公釐機槍; 1972年除役.

三、民國60年中調派武康艦作戰官,與艦務官徐國楷同學同居一艙間上下舖。

四、民國61年任中萬艦作戰長,同學有艦務長胡漢雲、補給長陳春達

五、民國62年調壽山艦艦務長,周承宗為輪機官,山字號狹窄的下官廳擠了六個軍官,生活作息確實有够嗆。

六、民國62年夏調富陽艦反潛官,艦長馬順義在碼頭主持人令佈達後,隨即離港執行62敦睦遠航任務,後來才知道是戰情官徐國楷兄向馬艦長推薦進用。還好沒有讓長官不滿意,原船接續幹過艦務長、兵器長等職,直到6493日離艦。

七、民國6465年在左營作戰中心任情報官,常與作戰官曹友明一班當值,作戰中心上一日班(24h),休息二日,算是很 Happy 的工作。

八、民國65年下旬考上外語學校 EP-27 (英語儲訓班),受訓半年。同期58同學只有何成建,另陸軍現較具知名度者是帥化民學長及楊國強二位。

九、民國66年外語學校畢業後,調屏東空軍大漢山雷達站擔任海軍雷情組組長,山高1700公尺,該基地終年在雲的上端,每天都有機會觀雲海、看日出,美不勝收,簡直是人間仙境。山高皇帝遠,無拘無束的日子,內心非常感恩有幸能在大漢山服務。

十、民國67年中接獲調綏陽艦副長電令,下山到西碼頭登艦報到後,才知道是艘剛拖回來待檢討要不要啟封的陽字號,輪機長譚長治同學則較我先報到。經過一番勘驗評估後,艦隊派戰隊長代理艦長,船被拖到馬公執行專案啟封。首任艦長伍世文上校〈任滿逐階晉升至海軍上將總司令、國防部部長〉未久才至馬公報到,正式推動啟封整備工作,我與同學二人各分別負責管理艙面及艙下,可以說做得有聲有色(但被小兵稱為”魔鬼戰艦”,附圖見證),確為海軍新兵力的誕生付出了不少心力。

十一、民國688月調海總計畫署計畫組,(57)馬軻海鷹計畫直昇機購案業務。畢業十年沒有幹過一天參謀,所以一切從頭開始學,幾乎每天下班後留在辦公室加班,那個年代沒有電腦作文書處理,凡簽呈、文稿等都要用鋼筆刻,清稿繕正可要重新抄寫一遍,可憐呀!幹參謀就是文抄公也。後來伍世文先生也調到計畫組當組長,我們有緣二度同事。在總部一年,幸賴後勤署同學黃宗經不時提供公差票給我,否則每週回台南的車馬費累積起來,真吃不消哦。在計畫組時,另有高法鵬學長的照顧,順利考上參大,我手上沉重的業務,後來就交由陳平元接辦了,個人有如釋重負、脫離苦海的快感。

十二、民國698月至三軍大學海院報到,成為海參院70年班的一員,這班58同學可多了,有:賴蒲臨、溫在春、鄭鉀、古鐵麟、馬繼民、王寧、康榮生等,學員長是最高班52年班學長李傑、副學員長是本年班同學溫在春。

學長就是學長,長幼有序 。左起59林君森中校、58曾震威中校、52李傑中校〈畢業後逐階晉升至國防部參謀本部四星一級上將參謀總長、國防部部長〉,57謝燕忠中校、59劉夢雄中校 〈畢業後逐階晉升至海軍168艦隊少將艦隊長、海軍總部作戰署少將署長〉。

十三、民國707月,參大畢業派到艦訓部飛彈組當教官,第一次嚐到在陸地單位領海勤的待遇,不過只幹了兩個月就上船了(AP-522)。民國71年船大修完後,代表勤務艦隊接受總長郝一級上將登艦視導。

當朝有:518馬保玉522林鎮夷523朱長安。該時期交通船的致命武器是吊桿,起重機故障就沒有任務可跑,意思就是沒福利也。個人二年任內,運補金門、馬祖外島共42次,比山字號艦長要輕鬆的多了。

AP-522艦長曾震威中校與艦上軍官合影

十四、民國729月結束艦職進到國防部這個大衙門,在計畫次長室研究發展處(又稱聯五三處)當個上校參謀官,領教到次長夏甸對參謀作業要求極為嚴格的精神與態度,足足像當了四年學徒才算畢業,於民國76年派萊陽艦,接溫在春同學交下的棒子。在萊陽艦曾專送總長郝一級上將至馬祖外島巡視。

擔任海軍官校77年班畢業敦睦遠航訓練艦之一,圖中為曾震威上校伉儷。

民國779月再度回到國防部計畫次長室三處任副處長,負責中科院、海軍之武器系統研發及選購先期作業。

 

海軍雄蜂飛彈是民國72年底,我依副總長葉昌桐指示,一筆一劃簽奉總長郝伯伯更名為雄風飛彈,取其「乘長風,破萬里浪」之意。另二代艦第一艘1101海軍建議取名為經國軍艦,則被我按「命名準則」規定簽報駁回(想必得罪了一些海軍長官)。民國785月因腰痛之故,開刀後決定準備民國79年退伍。在國防部前後六年多,可以說穿的是紫色(中立色)衣服,因得全身而退。我曾告戒後續接班的學弟,這個位置幹不好是會坐牢的。

十五、民國809月參加中科院科技人員甄試,1120日正式至報到,在企劃處計畫預算組呆到民國9711日提前退休。右圖:中科院歡送國防部伍部長卸任時與同學陳安邦、綏陽艦老艦長---部長伍世文上將合影 。

算看在計畫部門工作超過了23年,同學中應該沒有人會比得過吧。中科院現還有陳安邦雷雲博二位同學,加油啊!

以上是我個人畢業40年來學經歷的流水帳,有若大綱而已,其間細節期待未來再作補充。謹借此篇幅首先感謝程浙平兄在我退伍後第二個星期,就全力安排至台南企業高雄加工區高青製衣廠工作,但當我跳槽至中科院時,則能予包容海涵無慍色,佩德難忘也。另我的侄子曾德馨,原服務陸戰隊恆指部中尉排長,因車禍傷殘,感謝溫在春同學的協助,得以提前退伍安養至今。

58年班同學同窗四載,畢業後各分東西各奔前程,各有不同的事業與成就,相信每個人在闖蕩江湖之中,定有精彩的故事與見證。近期超紅的「窮的只剩下錢」,意指物質是富有,心靈是貧窮的。人是萬物之靈,若靈性「富足」,則萬生萬象萬物就算沒有「擁有」也可以「享有」。「擁有」有負擔,家大業大業障大;「享有」沒有負擔,寬鬆無比。來生不見得再會有個40年,大伙一同能「享有」「我們是一群弟兄」的情誼,真的是前世修來的福報吧。再借用溫董Mail的影相共勉之!

                           曾震威敬筆        民國98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