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外島運補、護漁、護油與護航及心戰海飄       威海

 

民國70-74年間金馬外島運補、護漁、護油與護航及心戰海飄任務主要由巡防艦隊所屬山字型巡邏砲艦擔任,海軍主力艦是陽字型飛彈驅逐艦,由於中共監偵系統與制海飛彈射程幾涵蓋臺灣海峽,為保存戰力,海軍陽字型飛彈驅逐艦除執行外島專送指定任務外,鮮少越過台灣海峽中線。因此,山字型巡邏砲艦成為海軍要角,派任巡邏砲艦艦長者均為海軍各年班菁英份子,能夠出任本型艦艦長者,均視為莫大之榮耀,並以小陽字號互稱。

 

當年本年班奉派擔任巡邏砲艦艦長者計有華山軍艦艦長王更生中校、文山軍艦艦長溫在春中校、福軍艦艦長雷光墅中校、天山軍艦艦長黄正雲中校、玉山軍艦艦長何成健中校、泰山軍艦艦長洪振洛中校、鐘山軍艦艦長賓長雄中校。在那個年代中共經濟尚未崛起,中共軍機與海軍艦隊鮮少出海,通常沿大陸沿海12浬以內活動,台灣海峽制空與制海權為我軍所有。由於大陸人民嚮往臺灣,經常發生中共漁船越過台灣海峽中線捕漁與偷渡事件,驅趕匪漁船與防止漁船偷渡自然成為同學們舞台之一。當時我們慣用的驅趕匪漁船戰術為截首逼近驅趕、兩艦夾擊驅趕、消防水柱驅趕、輕武器偏向射擊威力驅逐、40砲偏向射擊威力驅逐、尾追驅趕等。中共漁船慣性之技倆者為你來我走,你走我來。身為第一線艦長的同學每每派員登船臨檢或下令拖帶漁船返港交軍區處理或下令以40砲偏向射擊威力驅逐,這些驅趕漁船心得就都成為同學們茶餘飯後的題材與趣聞。

 

除了驅趕中共漁船越界捕漁外,每於外島運補護航時,心戰海飄就成為山字型艦一個重大任務。任務出發前為心戰海飄包裝,由於數量龐大,全艦動員成為必要。心戰海飄物品通常為收音機、日用品、衣物等。為了達成任務,心戰海飄通常於大陸沿海12浬外,擇適當水域與水流實施。在印象中最近大陸水域的一次海飄任務,為出馬祖福澳港後,即沿馬祖福澳與大陸沿岸之中線水域

,亦即距大陸沿岸5浬水域一路施放海飄。這是最近大陸的一次心戰海飄,中共並沒有任何的反應,我艦順利完成心戰海飄任務後,即返回福澳至馬鼻灣航線。隨後即見中共漁船於我施放心戰海飄水域,爭向撈起心戰海飄罐,據悉心戰海飄罐內裝之日用品,日後均成為漁民之搶手貨。

左圖:同學王更生中校民國70年擔任華山軍艦艦長,執行外島運補護航,抵馬祖馬鼻灣錨泊警戒留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