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年班網站茶藝館的話題

第一節 木瓜吸煙記                            賴子94 7 27

 

吸煙的笑話兩則:我從小叛逆,大人不准我做的,我非要做,吸煙就是一例,我自初中開始吸煙,到官校後吸煙,總有被逮的時候,現在想當時的行為,非常可笑,下列笑話兩則是真實的,而且我都親身參予。

一.在民國五十三年預備班時,我吸煙已有案,與我經常出入的老煙鬼叫楊一培,都有被逮的經驗。當時的隊長是四十六年班的牛穎達,老好人一個,學習幹部是五十四的,逮到之後規定三餐後到集合場報到,隊長學習幹部輪流聞手指,有無吸煙。三天後我已煩不勝煩,想出一個妙方來對付他們,我和楊一培約好三天不洗澡,每餐後都到餐廳後面,脫了襪子用手搓腳指縫,其味大家都知道,然後到集合場給他們聞,聞了幾次後牛穎達下令「很好,以後不要再抽煙了,明天不要來了」。下去後我和楊一培捧腹大笑。這是笑話一則,另一笑話改天再談。

 

今天再和各位報告吸煙的第二個笑話,記得官校一年級時晚上常和張連璧兄一起到砲操場躲著吸煙,有一日我們在那吸著吸著,突然遠方來了幾個黑影,想必是學習幹部來抓人,我和張兄已跑不掉,這時張兄大吼一聲:「那位同學站著,學長在這裡,不要過來」,幾個黑影踟躕了幾分鍾,張兄還說:「你們快走,不然學長要來修理你們了」,我當時對張兄的機智佩服的不得了,想其將來必成大器,還沒高興完,其中一個黑影慢慢向我們接近,走近一看,原來是五十六的張柏年學長,他們一伙(我記得還有陳守怡)也是來吸煙的,我知張兄只有豎在那兒,好好的被羞辱了一個鐘頭,後來張柏年,陳守怡都成為我的煙友。

 

續談木瓜抽煙記                                        賴子  94/7/30

 

木瓜不愧是名門之後,文學世家,一出手就是不一樣。民國五十幾年,整個大環境資訊貧乏,台灣常被形容為文化沙漠,那像現在打開電腦按幾個鍵,想要的資料就跑出來一長串。在當時可數的民間雜誌裡,較有名氣的如文壇、讀者文摘、以翻譯文章為主的早期皇冠、及煉油廠辦的拾穗...等,在這些文化綠洲中,又以文壇最為突出。它的作者群幾乎網羅了當時文化界所有精英名家,一般作者也都以能登上其版面為榮。

 

各位可知,文壇雜誌社社長「穆老伯中南前輩」即穆兄尊親。當年緒華、曼玲兄嫂婚禮是在高雄愛河附近國華飯店舉行,在喜宴上,我是以崇敬偶像的Fans心情,得以初次拜見伯父。「儀表堂堂,親切開朗,健談幽默,有魯豫燕趙俠士之風」是我的印象。今木瓜擔任年班副會長,為同學熱忱服務之精神,不更證明其頗具乃父之風〜誠賢喬梓也 !

 

看了木瓜鮮活生動的抽煙趣談,讓我心境又重返官校學生時清純爛漫的生活回憶中。話說經歷木瓜、連璧砲操場那一幕的兩年後,我們肩、領章已佩掛上三條斜槓,它意味著吾等已邁入免公差雜勤派遣的公卿階層。教室大樓樓頂也經常可見同學蹤影 (個中原委就不贅述),我常登頂躊佇,觀景吹海風,作夢凝思。每從樓頂放眼看去,校區在操場碧綠草茵與高大喬木襯托下,精神堡壘、小白宮、舊游泳池、寢室大樓及校部辦公室,若隱或現俱覽無遺。黃昏時,憑欄抬頭遠眺,左營、援中港外海,經落日餘暉照映,雲蒸霞蔚,海波金閃,偶見軍艦進出及海面漁船點點,景色美的盡收眼底,讓人胸中不禁膨湃起「海闊天空任我遨遊!」的雄心壯志 .....

 

某夏日晚餐後,身著方領鑲藍邊的花瓶衣,又來到樓頂。在西南海風徐徐吹拂下,見有一人已先我而至,走近一看,原來是木瓜兄氣定神閒,不再躲躲藏藏,正享受著飯後神仙的快樂。當天兩人聊了許久,還滿投緣,談話主題是交友的原則與態度,其間大多是我聆聽他講述。以後晚餐畢,我們都常在此會面,邊看他抽煙,邊天南地北閒聊,講起來也算是因煙結緣,從而建立長達近四十年的深厚同窗友誼。  

 

第二節 我心中年班風雲人物邱東來              賴子 94 5 31

 

年班風雲人物排行榜,可列名者,屈指算算還真不少,我認為英年早逝的邱東來應列名其中,當之無愧,理由何在?且聽我細數道來。

 

東來聰明反應快,硬筆字寫得漂亮,應為同學所公認。學生三年時,我曾與他在二樓教室右側「同窗」前後而坐,他選的是最後一排,地理位置好,天高皇帝遠,安全隱密性高。夏季某日晚自習,同學無視監堂學長存在,皆在竊竊私語。我也回頭和他有一搭沒一搭聊著,看他桌上放置一本私人筆記簿,問他何用?答:「個人生活札記」。後聊到興起,他翻開一頁用川語唸給我聽,看他搖頭晃腦,一副老學究怡然自得狀。再細聽他的用字遣辭,精簡押韻有序,整篇類似駢體文,讀來如行雲流水一氣呵成。當時毛頭小伙子的我,何曾見過這番陣仗,欣羨佩服之情不言而喻。

 

畢業派職後,各奔東西未曾共事,很少見面。傳說中有關他的故事可多了,聽說他睡功酒量乾泳功力具為一流,均非一般庸碌之輩,敢輕易嘗試的!每次碰頭,我兩都會佇足以四川話聊上一陣,他大概一直認為我是他的粉絲吧。

民國78年我服務於聯三後,東來也調來和同學范增谷同一辦公室,其時三軍修編要剛、教則、教令等,正如火如荼地進行中。這正是邱掌管業務,常看他每日上、下午忙著抱資料去議事廳,並擔任研討紀錄。別人下班時間一到,搭乘交通車回家了,他則每天需待在辦公室加班,伏案處裡當日其他文牘案件,並要將白天的討論紀錄,予已彙整謄錄,視長官工作的時程安排,需當晚或隔天一早上呈。各位想想這種職務,繁雜又講求時效性,肚子裡若沒有點墨水,怎能輕易扛得起來。經極短時日後,東來刀筆吏功夫,便得到主事長官的賞識信任與關愛有加。我偶在無法按時下班時,去他辦公室探望,陪他聊聊。感覺得到這是他工作心情士氣最高昂的時候,「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里馬終遇伯樂」真為他高興。相處半年後,我即解甲,離開前已知長官正在為他安排佔缺昇上校,還準備要栽培提昇他為副處長......

 

回憶和東來兩次相處,時間相距二十多年,看他那自信滿滿的模樣,一點都未改變,與之相較倍覺汗顏。若邱嫂願將東來遺留手札披露一二,登錄於年班紀念冊,相信定會增色不少!東來給我的另一個啟示,就是當人生某些機緣來到時,請問:「我自己準備好了嗎?」。

 

第三節 漫談翰墨之趣                                   賴子

   

同學潘崇兄親撰之隸書口訣公佈于網站後,迄今未見迴響。翰墨之舉本屬獨樂樂的興趣,非志同道合者,甚難引起共鳴。我退伍後也去書法班學過一年半,將以往寫毛筆字的習慣完全推翻。從如何握筆開始,練到可提碗懸肘,六格毛邊紙大小的字,連寫三小時而手腕肩膀不酸疼。囿於資質不敏,雖師父已領進門,終難成氣候,每當一管在握,總覺得難以對它運用自如,相較駕馭LST在夜間搶退攤,艱難度大多了。無奈只能在家使用數位相機,將練習稿傳遞上電腦,獨享書藝之樂,滿足一下有成就感的虛榮心。

  

我移居來此,家俱雜物是經海運,裝了滿滿一貨櫃。因事前曾想到,在陌生的環境,如何打發時間,攸關未來生活的品質。因此,將家父存有許多大小不一的毛筆、硯台、墨條與談論書法的書籍,裝了一紙箱,外帶兩大捆宣紙、毛邊紙與兩打吳竹墨汁,一起隨之漂洋過海而來,它們也確實陪我度過許多寂寞的歲月。寫到這,想到古時貞潔寡婦,夜晚熄了燈燭,滿地摸銅錢的故事。我的書法練習,雖不及此故事淒滄生動,但也不妨說給大家聽聽。

 

我體會到練書法和打坐、練太極拳之間,在個人心性修練上,均有某些異曲同工之處,癥結關鍵在過程的專注與呼吸調整配合與否。為培養練字時保持愉悅的情緒,當然必先善其器,我在可調整高矮的書桌上,放置有木質毛筆架,故宮仿古竹林七賢筆筒,陶土製的大小筆洗水滴和筆架山,鎮紙則是購自建國花市的仿古玉器虎符一對,我的鎮桌之寶是一方太師端硯 ( 又名太史硯 ),紫袍綠帶圖紋明顯。因時代久遠,為使其發墨好用,曾按照古人書上記載,以頭髮結球慢慢在硯面來回磨拭,使其恢復活性。墨條則購自惠風堂,去年還聽店家談到,目前台灣製墨商只剩一家,看樣子未來其市場都將是對岸的天下了。以上花費不多,圖個自己爽而已。

 

我寫字前都需先磨墨,兩手輪流將墨條墨汁和水混合使用,需輕重得宜,疾徐有節。心中則不斷默念:「我寫字、我磨墨」,有如打坐的數息,別看這最煩人的工作,卻是磨練耐性最好方法。至於寫字時,如何講求坐姿、握筆、筆法、筆勢、筆意的諸多細節,則非我這程度可隨便亂說,還是藏拙,留待同學中的高手們來介紹。

 

寫毛筆字和演奏音樂一樣,講求率真,船過無痕不能再回頭。若想以補上一筆、填上一點或描一個邊,來增加美觀則大可不必,這是寫字必具備的良好習慣。否則,就是自欺欺人,和我們打電腦寫文章不同。練習書法會有很多機會,覽賞到好的碑帖或心儀的詩詞字畫,下意識裡皆會想到去查証其出處,瞭解一下作者創作的時空背景淵源。如此久而久之,不但豐富了我們的知識領域,同時心性品德、做人處世的態度,都會在古今大德的淺移默化下有所長進,這也是練書法的另一附加收穫。

 

歷史文獻記載,許多騷人雅士之間往來,有關書藝佚事讀來還滿有趣。東坡居士有兩句話,我頗欣賞,「退筆如山未足珍,讀書萬卷始通神」與「非人磨墨墨磨人」。尤其是後一句,乍看是人磨墨,但事實上人的光陰歲月在無形中,已被墨磨耗掉了,這也告訴我們,書藝之道,非窮數十年之功,是不易窺其深奧的。

 

 

第四節 茶藝館裡的年班花蓮同學會          945月留言記錄

 

行前祝福

 

民國九十四年0521~0522同學花蓮南北合之行,即將出航,預祝本次年度聚會圓滿順利!班運昌隆!同學諸兄闔家幸福平安!謝謝承辦本活動之各位同學,經兩月來的熱心籌畫奔波聯繫,吾等才能享受這期盼已久的快樂之旅。抱歉!本航次小弟缺席了,僅能在碼頭替各位解攬,當然各位返港時,佇候岸邊歡迎帶攬的肯定有我。

 

第五節 海官海風詠大海,鄉親鄉情念故鄉

前幾天才說到有老友真好,五月十六日晨打開信箱,就看到震威傳來Email。內容是上週六「五八海風合唱團」在台北練唱之相片及實況錄影片段,不及回贈「言身寸」即先睹為快。歌名暫且保留,應由團方於同學會宣佈。同學能將怡情悅己的音樂歌唱,推廣到娛人的境界,足証我們同學情誼走的是高品味,以前只能從照片看到外在的表象,如今又能透過錄影,兼而欣賞到實質的內涵。好欸!好一個精緻的音樂饗宴!版主CoCo兄製作紀念冊的素材來了!

 

第六節 58茶藝館名稱的由來

五月十七日年班網站又新增闢"58合唱團"專欄,真是好酒沉甕底,內容愈來愈精采。有一念頭想和版主討論:『從張漢會長談到曹兄刁煙斗的照片像長江一號化身,到取名「密留言聊天欄」,我看下一任"x安局局長"將非君莫屬。但當局長哪有穩坐版主椅逍遙快活,故建議是否將網站鋼硬的密留言聊天欄名稱換一下,兄也可藉以韜光養誨,免被徵召去受罪!這個念頭源起於數月前,和柱子、木瓜在MSN筆談聊天,三人你一句,我一句,有如雞同鴨講,柱子說這場景就像待在58茶藝館。今網頁裡光榮5858合唱團均浮出檯面,秉此思維,是否可將密留言聊天改為「58茶藝館」,仍需打使用者名稱和密碼方可進入。以上允當否?請版主參酌!』。次日,繼民兄發出留言:『感謝賴子的建議,及板主coco的從善如流,把聊天室改為58茶藝館。更歡迎同學們多多利用,多多留言,大家一起上網來聊聊天,讓我們共聚一堂。』;熱忱服務的版主在犧牲睡眠下,漏夜將版面更改,並發布訊息:『北部合唱團在會長帶領下,唱得有聲有色,請大家給予鼓勵。有短片及照片請大家欣賞。』

 

第七節 58風帆再起快樂出航

五月二十一日是個好日子,58風帆再起駛向花蓮港。同學能在耳順之際,群賢齊聚茱萸會。人生至樂也!特寄予無限祝福。盼望很快能在年班網站觀賞到3D實景重現,讓吾等因故不克參加同學,亦能分享到各位溫暖的聚會歡悅。

 

同學在齊聚花蓮的同時,我打開電腦屏幕,MSN Messenger同學項下,顯示著清一色一排高舉「離開」旌旗的棕色半身人像,這對我來說,還是首次看到的景象。不知怎的,竟會和「孔明唱空城計」聯想到一塊,真是牛頭不對馬嘴。怎會這樣百思不解?初步推論,我是中了新聞與電視之毒!原來同學花蓮行時,新聞媒體又炒了一則「現代人易罹患恐慌症」的消息。試從心理醫師角度來看,這是一種反射現象,淺意識裡,我又被新聞媒體洗腦了!

 

感言與回憶: 同學更生兄於會後返台北之次日(五月二十三日),對此行有如下的描述:『此次花蓮之旅令人難忘,雖然天氣有點熱,也覺得有點累,但過程是順利的,感覺是溫馨的。同學久未見面,雖然見了面也未多說幾句,但發自內心的是高興與滿意。辛苦了張會長(漢明)、穆副會長(緒華)、謝副局長(成鈞),您們的付出,讓同學之間感情更融洽,年班更團結,在此表達由衷的感謝與敬佩....』。當我有幸接獲更生兄傳來之信函及有關此行照片時,有如下的回應:『感謝更生兄關懷及寄來照片,相片拍的很有專業水準哦!我查看了以前的留言欄,兄可是同學中前兩位進入年班網頁的前輩。回想一年前,在同學振臂竭聲疾呼中,版主跳出來願為大家服務,但園地的美化成長,仍得靠同學們一塊來耕耘灌溉。否則,真是辜負了版主辛勤設立網站的用心與美意。』

 

五月二十五日陸續收到老友們傳來花蓮行照片,震威擔心我看到照片無法進入狀況,甚至將個別參加者、夫妻檔、準夫妻檔都預為告知,對你們的"關愛眼神",謝謝了!另有幾張是木瓜在自強號火車上照的,一群老頑童不失赤子之心,左擁池上便當右抱酒,高呼乾杯兩瓶下肚,好不開懷!又是我未曾嘗試過的新鮮事。木瓜兄親書之「原形畢露」四字更為傳神,看後不禁莞爾。在下無以回報,敬送小菜一碟給諸兄續攤:『話說某一低班校友,於某艦擔任航行值更官,時值海象不佳波濤洶湧,眼見滾滾白浪花踏湧而來,豪興大發,口中朗朗詠出:「但願大海化為酒,一個浪來喝一口」。上述這批海官人的酒趣,如給衛道者看到,除捶胸搖首外,必也大嘆"人心不古.......

 

第八節 版主無怨無悔的服務精神

   版主的通告:『各位同學,花蓮之旅所照的照片尚在整理中,請各位稍微忍耐一下。為同學照的個人照片,已經放入檔案下載專欄內,請自行進入下載。下載方法如下:只要找到自己的照片,然後在照片上按右鍵轉存便可,希望您能滿意。如實在不會,或家中沒電腦,請在留言欄內留言,希望索取照片,在下定當專程為您寄上。』

 

花蓮行回來已一週,各位身體的疲勞應早已恢復,版主也將活動照片陸續整理公佈。個人以為版主雖身懷葵花寶典,幸經這次東征,在飽覽好山好水好歌好舞及魯豫好餐後,更得到眾同學及大嫂們的加持,終於打通任督二脈,功力大為精進。如今連在春兄製作的遠航紀念DVD也搬上網站,真厲害!我們又有福了!

 

最後謹以馬頭五月二十七日的留言,為本次同學花蓮行畫下完美的句點:『感謝板主曹同學,你費心了!辛苦了!相信在你的規劃下,年班網站一定會越來越熱鬧,也希望各位同學能繼續共襄盛舉!!』

 

第九節 我參加了紅潮活動                             曹恆泰

 

原來不孤單

 九月九號上午八時正,老婆騎摩托車載我到了楠梓客運車站,接著叮嚀幾句,叫我不要戀戰早點回來,就驅車離去忙她的事了。進入車站要購票的同時,有一位年齡與我相仿,同樣穿著紅上衣的婦人與帶著可能是她女兒的年青小姐,坐在候車椅子上面對我笑著說,上台北啊!,我還沒注意到,不知道她在對我說話,看到她比了一個倒扁手勢,才領悟到原來是同路人,這時我才驚覺到原來我一身要露宿街頭的穿著及打扮那麼的明顯。本來以為南部人要上去抗爭的不多,因為曾經做過向同學試探過的經驗,反應很冷淡,所以以為大概就是如此,因此有好孤單的感覺,連帶也使我判斷場子可能會很冷清。由於我準備長期抗爭,所以身穿紅衣,帶著睡袋,簡便行李袋上還掛著小摺疊椅,頭帶遮陽帽,這一身的行頭,有心人一眼就可以望出我要幹什麼!

 

以為南部人反應冷淡,可是照這種機率算,自動自發自費前往的人不在少數,原來一點也不孤單。只是希望如能有志同道合的同學,一起去不知該有多好。在車上我一直在深思,為什麼同學們反應如此冷淡,是太平日子過慣了、抑或國民黨的教育(效忠領袖)發生了作用,或許是顧慮現職同學的關係,搞不清楚,越想越頭痛,乾脆不想了。

                                                                                                                                                                                                                                                                                                                                                                                                                                                                                                                                                                                                                                                                                                                                                                                                                                                                                                                                                                                                                                                                                                                                                                                                                                                                                                                                                                                                                                                                                                                                                                                                                                                                                                                                                                                                                                                                                                                                                                                               

紅色人潮

 

到了台北與張龍生相約在台大醫院捷運出口見面,有他相陪心想意志力會堅強些。約好是二點半,看看時間還早,就卸下一身行頭,一方面休息,順便想補捉一些紅色人潮鏡頭。其時在搭捷運時就看到了許多穿紅衣服的人,有老有少,有年青人、有攜家帶眷的,還有中年人,推輪椅帶著應該是父親的老人,總之形形色色,幾乎每節車箱都有10來個之多。有跟我一樣在台大醫院下車的,也有在中正紀念堂才下車的,與我同車那對母女就是與人約在中正紀念堂,所以沒走在一塊,就互道珍重凱達格蘭大道再見。

不好意思見老大哥

 

50年班學長劉榮三曾經在年班網站留言,希望本年班有同學共赴盛會,約好2時正在中正紀念堂會面,賴子也提醒我跟他連絡一下。由於沒有同學響應,我自己也無法確切掌握時間,所以不好意思跟他連絡。心想心埵陶o回事,到時留意一下就行了。我到了台北已經兩點鐘了,與張龍生約好相見時間是兩點半,自然無法與他們相見。

台灣真小

 

到了會場已經紅海一片,聚集的人潮以我的經驗估計已有15萬人以上,由於時間還沒到,人潮尚在從四面八方不斷擁入,向凱格蘭大道聚集中。在廣場中已經擠滿靜坐人潮,我與張龍生跟本擠不進去,只好找到一處兩個流動廁所間,約1/2坪大的空間,臨時就地坐下,看看情況發展再說。就在這麼一丁點大的空間,擠了2位中年婦女,一對約模70歲左右的老夫婦,一位40多歲的中年人。雖然地方小,但空氣對流良好,有樹蔭遮蔽所以感覺清爽涼快,很適合聊天,說也奇怪,雖然大家都不認識,但卻很容易打成一片,七嘴八舌就聊起天來,當然主題離不開『垃圾扁』這個爛人。在聊天的過程中,自然會逐漸增進彼此間的瞭解,沒想到這位40多歲的中年人,居然曾經與張龍生的媽媽打過麻將,原來他是與張龍生同一個桃園眷村長大的子女。知道臺灣有多小了吧 !

納斯卡線

 

約麼過了一個鐘頭,人潮擠得水洩不通,人民開始覺得不耐,感覺好像自動順著廣場兩邊人行道流動起來,人太多的關係,自然會產生推擠,就在這個時候,有人在我們狹小的空間打出一條通路,他們破壞了沿著人行道邊緣圍起的不鏽鋼鋸網,也就是所謂的蛇龍,直接跨越進入另一條繞行道路,我與張龍生一看情況不對,這個地方呆不下去了,就收拾行李,順著人潮行動起來。說實在的我帶了全副的武裝,那麼重,根本就走不遠,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下起大雨,我與張龍生如釋重負般,趕緊找地方躲雨。心想老天爺還真保佑阿扁,為什麼國運老是這麼差,想想看,若孫運璿不中風,蔣經國不早逝,內賊李登輝登不了基,台灣會那麼亂,經濟會那麼差嗎?話題扯遠了,我們回歸主題。在躲雨的當時,我覺得很奇怪,原本以為人群會被這場雨打散,可是仔細望向人群,只有少部份人在躲雨,大部份的人群自動穿上雨衣打著傘,密密麻麻朝著一個方向在移動,好像要離去一般。我以為人群真的要散了,後來看新聞報導,才知道原來施主席,因大雨要取消納斯卡線的遊行活動,聽說是被群眾逼迫繼續遊行的。那密密麻麻的一群人,正是跟著施主席在繞行納斯卡線的人群,他們最後又回到了凱達格蘭大道繼續靜坐。現在回想起來,這種場面令人動容。民進黨一定想不到,那個爛人讓人民積怨有多深。

只要不離開終會見到面

 

休息了一會兒,雨停了,我們加入遊行行列,當來到了中正紀念堂大門,在門的右側聚集了一批人群,有人叫好,有人興奮,好不熱鬧,原來是名嘴張友樺(還有其他名嘴)在民盟搭建的小行演講台上爆料,我喜歡聽這些名嘴爆料,所以跟張龍生商量,他繼續遊街去,40分後指明見面的角落會面,如果不指明清楚,在烏鴉鴉的人群中還真不容易發現對方。聽完友樺爆料,接著賴世葆上台繼續揭弊。台下每個人聽得津津有味,就算大雨也澆不熄人民的熱度。看看時間該跟龍生兄會面了,轉頭出場,看見一個人朝著我望,總覺人很面熟,再仔細一看,一頂紅帽上有校徽,我馬上認出是50年班學長劉榮三。我們雖然沒見過面,但是在該年班網站上看過照片,加上心埵陶o麼一回事,所以馬上就認出來。我們寒暄了幾句,因為要跟龍生兄會面,沒多聊就互道珍重。其時雖然人多,但只要不離開現場範圍,在同一個場子人來人往,終是會碰面的,第三天我與張龍生又與他無意間遇上,大家還一起合照,共同見證歷史的一刻。

 

九九紅潮學生是主力

這次的九九紅潮,與以往的選舉造勢及抗爭活動,有很大的不同。最大的不同就是;人民是完全自動自發的。經費是人民捐助的,不但如此,當參加行動時,花錢一點也不心疼。其次是年齡層次逐日降低,而且有擴展成為學潮的趨勢,從0915的圍城遊行中,可以證明學生已經站出來了,尤其是中學生,這一點我的感觸最深,為什麼?因為我到台北,在冷熱煎熬的三天當中,看到熱情的民眾,並未因刮風下雨而兌減,也並未因上班而終止。所以心想這個活動不差我一個,可以回家休息了。所以就在12號回到了家,結束了三天的激情。不過說實在的,人在家中心卻是在凱達格蘭大道,每天抱著電視就等某人下台。看到電視報導,倒扁總部宣佈了15號圍城計劃,心堣S在盤算要不要參加?怎麼走?找誰作陪?有這個動力,只差催化劑。到了14號晚上,吳董的太太打電話來,問說15要不要北上圍城嗆扁,我馬上附合說當然要,順便反問『怎麼!想通了!還是也受不了了』。這位吳董,開一家肉鬆製造廠,專供應台南高雄的批發商,所以非常忙碌,我們理念接近,很投機也是多年好朋友。0909我北上曾經邀他一塊,但因生意實在脫不開身無法成行。所以我以為他想通了回話消遣他,沒想到不是這麼一回事。後來聽他太太說,原來是他女兒非要爸爸帶她去,吳太太說如果不帶她去的話,保證三個月不跟她爸爸說話。好了就這個樣,有了太太(內人請假)、吳先生及她女兒做伴,我們四個人開了一部8人座的小巴士,先到台南送貨再直奔台北。回過頭來,為什麼我說有擴展成為學潮的趨勢,就是從上面的例子看到的,前一陣子建國中學學生站出來,接著是北一女的小綠綠,他()們用手機傳播倒扁簡訊,很快的就形成一股風潮,吳先生的女兒就是這股風潮下的先進者,要知道她才高一呀!

 

人民會自動的換班

 

在這場運動中,民眾參與的熱度能夠持續下去,到今天已經第九天了,還維持一個相當人數的程度,究其原因,除了良知的覺醒外,有一個很重要自發性的方法,那就是人民會自動的換班,想一想如何辦到的,以下是我在靜坐場聽到的對話,你看完這一段敘述,就完全明白了。譬如有一位媽媽,早上作好早餐,讓先生、孩子安心的上班上學去,一切就續後,大慨早上八九點穿上紅衣,這位媽媽出門了。台北的捷運真的很方便,很快就到了現場,在現場有很多事可以做,如果不想呼口號,可以當義工服務人群,中午有免費便當吃,下午在人群中激情一陣子,很快就到了要做晚飯的時候,這位媽媽撥了一個電話,給老公『老公!我回去作飯了,你下班直接到現場好了,如果公公孩子沒什麼事,我再到現場去找你,哦!對了!現場有便當,晚飯你就在那吃好了,要不等回到家,我再給你弄消夜吃。』就這樣完成了換班的交待。當然不同的人,不同的身份,有不同的換班方法,你到了現場,就可以聽到許多奇特又感人又聰明又驚喜類似這方面的事情。

 

當媽媽的不好惹

 

0916號聯合報A5版有一篇報導『阿扁小心,當媽媽的不好惹。』我引述其中一段話;女人上街怒吼震天,從來不是政治街頭常客的女性,是反貪倒扁靜坐到昨天圍城行動中,最不可忽視的堅定力量,孩子的未來、生活的艱難,許多嗆扁女人的心聲,這種基於真實生活的憂慮及怒氣,不是政治動員與意識形態所激發的能量可比擬。許多從不理政治的家庭主婦,這次開啟了她們人生的民主實戰課業。

 

掛著滿臉汗珠的張月英站在倒扁大軍必經的公園路與館前路交叉口,站在制高點,揮動雙臂,帶著一波波前進的群眾大喊口號,她拔高的聲音一喊,民眾莫不聽。有阿美族血統的她一聲「阿扁」,大家接著喊「下台!」張月英說,「阿扁小心,當媽媽的不好惹。」

 

從新竹北上的張月英帶領口號生猛有力,她說是平常在孩子學校當志工指揮交通喊出來的,她每天做完晚飯後搭車由新竹到台北倒扁,藥劑師老公在家帶孩子,他告訴張月英:「我們在家看電視給妳加油,妳去改變臺灣歷史」,張月英的孩子上小六及國二,她不想讓孩子學會阿扁說謊、A錢、說話不算話、奸詐、不認錯「每樣我不准小孩做的壞事,阿扁都做了」

 

什麼是 People's Power

 

若你沒參加這場圍城之戰,可能很難體會到它的力量。就算文筆很好,能夠妙筆生花,會讓讀者認為就是如此,反而脫離了真實。總之現場體會到的那種感覺,會令人震憾、感動、又激情。

 

沒有動員,不分男女老少,不分族群藍綠,幾十萬人也許上百萬,同時走上街頭,只是為了表達一個相同的訴求,那種畫面讓我不盡熱淚盈眶!尤其在人群中,當你聽到一群穿著中山女中制服的學生,吟唱著「國之四維」,大家就跟著唱「國之四維」,然後是「禮義廉恥」,又跟著唱「禮義廉恥」,「四維不彰」,跟著唱「四維不彰」,「國乃滅亡。」,又唱「國乃滅亡。」,「總統無恥!下台!」,唱「總統無恥!下台!」就這樣重復的吟和,直到遊行完畢為止。各位試想是什麼力量,使大家如此一致,這個力量就像火山爆發流動的岩漿一樣,如果沒看過岩漿流動的景象,那請你看看0917 TVBS 2100全民開講,有好幾幕人民紅潮流動的景象,簡直就像岩漿流動的一樣,觸目驚心,這就是 People's Power ,它的能量,像山洪爆發排山倒海一般,可以摧枯拉朽,扁政權灰飛行湮滅是遲早的事。

 

 

第十節 過去的無悔,現在的無懼,未來的無憂   張自為98 01 06

 

浮雲歷往任當今,也無雨來也無風。

斜陽祇合黃昏近,夕照天空抹彩雲。

因為相同的境遇而相聚,因為不同的境遇而分離。

千萬種個境遇中,唯一的必然相同,就是人生的終站。

因了「有私」知道「無私」的崇高,因了「無私」知道「有私」的快樂。過去的無悔,現在的無懼,未來的無憂。